睡夢中熟悉的被單花色還有那隻從沒在住所出沒過的狗.......雖說是睡夢中的畫面,夢中的畫面清晰不已,床單的花色給J 帶來一個不好的預感

加上那晚那句令人玩味的一句話"妳不怕她就這樣跑來?,嗯,他不是說過兩人早分了........??除非他們.......................?"

一連串的問號,一幕幕的畫面撲向她,讓她心神不寧,一股氣憤與一握油然生起,她不得不向乾姐求救

她早已心中有數,他不是已婚,就是外婆另有其人嗎?

 

沒人知道乾姐是駭客,他也不知道有乾姐的存在,乾姐只用了Google 還有Facebook 馬上串起他的真正身分

 

乾姐向被愛沖昏頭卻又不願承認真相的J 說: 

妳呀 ! 傻得很 妳知道嗎? 

早告訴你她不是個好東西,把妳騙得團團轉,妳還深信不疑 

乾姐沒好氣的罵,妳知道他日本行的伴是誰嗎?

妳知道嗎她早就結婚了嗎?

J 不願相信真相的表情寫在臉上

 

話說乾姐馬上打開他老婆朋友的部落格,寫倒 "即將嫁作他人婦,另一半在台積電"這樣還不夠清楚嗎?

可是,他說: 結婚會告訴我.....

J 我告訴你,我根本不信他跟妳說過的那些屁話 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待續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Beula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